• 穿书之我总在被诅咒
    穿书之我总在被诅咒
    作者:青墨◆我在
      十六刀只想本本分分做一个小编辑,然而在他身上发生的悲剧,一切源于那小心眼的师傅。是的,他被他师傅诅咒了。不就... 详细>>
  • 穿越之男妃之旅
    穿越之男妃之旅
    作者:一舞成殇
      “无尽的时光流逝将会给事情的本来面貌披洒上迷雾……”黄衫女子黯然的望着苏菁说道。“历史是过去,也是一种留念不... 详细>>
  • 休休有容
    休休有容
    作者:淮落
      他,虽然看起来不正经,不靠谱,但是却具有常人没有的智慧和灵力。在大家的眼中,他不三不四,不务正业,是个顽固公... 详细>>
  • 红尘劫,孟婆诱仙尊
    红尘劫,孟婆诱仙尊
    作者:阿跪
      我是代理孟婆,而且我是个男的。代理第一天,我看到华容站在桥上在等人,而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等谁。后来,我和他说... 详细>>
  • 攻心系统:选择吧!少年
    攻心系统:选择吧!少年
    作者:血狸
      陆涣云不过是吐槽了一下表妹玩的脑残游戏,就穿到了游戏当中,然后被一个叫冢宫的系统威胁,最终走上了一条毫无节操... 详细>>
  • 帝王心,倾尽天下只为他
    帝王心,倾尽天下只为他
    作者:彩狸殿下
      九尾妖狐,媚态肆虐,风骚横发,姿态万千。九色彩尾妖狐的拥有者,千年难成,万年难遇。然而,一张惊艳天地的绝世妖... 详细>>
  • 谜罪
    谜罪
    作者:离境无生灭
      前世他为杨嗣挡枪死了,大前世他为杨嗣抵罪死了……一世又一世,他一直因为杨嗣而死。万幸这一世他记起一切,若要说... 详细>>
  • 问世间节操为何物
    问世间节操为何物
    作者:莫沐云
      这是一个关于节操…不,是关于没有节操的故事…在那遥远隐蔽的深山之中,几间小木屋穿插在竹林之中,显得幽静而又神... 详细>>
  • 不惘生
    不惘生
    作者:食指伯爵
      三尺剑锋穿霞过,白玉青衣不惘生。千年仙山千年宗,温莫休已只身闭关多年。然而逢魔乱世,无论在何处都避无可避。红... 详细>>
  • 徒儿,为师要娶你
    徒儿,为师要娶你
    作者:某某橘子
      因为同名同姓的男二被疯狂绿。作为直男的顾青逸忍不住想骂作者。结果因为一通电话,一本奇怪的书。穿成了书里的男二... 详细>>
  • 调教之红莲沉雾
    调教之红莲沉雾
    作者:孟庭君
      “莲、莲儿,你要做什么……”看着昔日的仆人款款走近自己,魏无忌瞪大了眸子。“我说叔叔,这次,莲儿该怎么伺候你... 详细>>
  • 敛财男后
    敛财男后
    作者:一墨入骨
      于宁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,一穿来成了被人嫌弃的克全家的人不说,居然还是个一穷二白的赤贫!于宁虽然在二十一世纪... 详细>>
  • 我思君兮不得闲
    我思君兮不得闲
    作者:御风者
      太和五年十一月,在前秦大军强大的攻势面前,大燕帝国分崩离析,皇帝慕容韡扛下了亡国的责难,却把复国的重任托付给... 详细>>
  • 攻略男主系统启动中
    攻略男主系统启动中
    作者:绣红尘
      先天性感情缺失的青桦上仙落九憧,以一己之力阻抗赤焰魔尊段凛渊率领的魔界大军,却不幸被擒,投入诛仙炉。身死后绑... 详细>>
  • 拐个太子做男宠
    拐个太子做男宠
    作者:不如归去
      一位是傲视天下,忍全痛苦的皇帝。一位是笑尽天下,孤独黄泉的太子。一段争皇夺位的血泪历史。一段情意绵绵的过往旧... 详细>>
  • 我见国师多有病
    我见国师多有病
    作者:冬月
      凶残国师X废柴皇子,本书内容十分纯洁正经…嗯,真的编不下去了,总之上车吧!马上要飙车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冷... 详细>>
  • 他真的不喜欢我
    他真的不喜欢我
    作者:倾城筱幽
      梦萌在自己的颁奖典礼上失踪,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地方,身边还有一个自己不认识... 详细>>
  • 暮夜已至
    暮夜已至
    作者:云君亦
      纵使长夜难明,白昼依旧如约而来。东少卿从不觉得自己需要感叹命运。哪怕鬼王的利爪已抵至脸庞;哪怕明是白昼却万里... 详细>>
  • 一叶知秋
    一叶知秋
    作者:弋十一
      他是威名在外的当朝将军;他是名动大萧的绝美戏子。他说:余生唯卿一人,笑浮生;他说:承君一诺,执此一生不相负。... 详细>>
  • 九州霜雪录
    九州霜雪录
    作者:花心大白菜
      九州分崩,群雄逐鹿。一个国破家亡,负重出逃,沦为乞丐。一个步入江湖,尔虞我诈,只为权势。七年前那个雪日,言绥... 详细>>